首 页
安徽
合肥
奇闻
社会
科技
军事
体育
娱乐
国际
国内
图片

阿拉斯加冰原 哈士奇与极地快车的世界

2012-12-26 10:12:16 来源:论坛 作者:秩名 0条评论

[导读]: 人与荒原相伴,哈士奇以奔跑为使命。一条路通向大陆的尽头,是无尽的生命之歌,当然,歌声献给强者,献给有梦想的人。阿拉斯加冰原,是哈士奇与极地快车的世界。


  新安热线摘   人与荒原相伴,哈士奇以奔跑为使命。一条路通向大陆的尽头,是无尽的生命之歌,当然,歌声献给强者,献给有梦想的人。阿拉斯加冰原,是哈士奇与极地快车的世界。


  阿拉斯加雪撬犬
 

阿拉斯加雪撬犬

生当狂奔


  对大部分雪橇赛手而言,能参加一次爱迪若德雪橇大赛就已值得终生骄傲,戴瑞参加过9次。加上平时训练的距离,戴瑞已经驾驶着他的雪橇绕地球好几圈了。
 

格沃镇(Girdwood)的八月,天气又湿又热。

格沃镇(Girdwood)的八月,天气又湿又热。


  老镇子在半个世纪前的大地震里彻底摧毁,新建的镇子地势高些,散在路两侧的树林里,如果只是开车路过,不仔细看,很容易就错过。沿着土路开进林间,百来米,眼前忽然开阔,绿草茵茵,几架直升机停在地坪上。在简易机场的小木屋里,飞行员坚持让我套上件厚外套:这会儿热,一会儿就用上了。


  山里有云,我们的飞行高度很低,几乎贴着地面,全凭目测判断位置。刚起飞时还能看见绿草地、树林和山谷里的溪水,再飞一会儿,周围就全是白色的冰雪和头顶的云,雪地里插着一面面黑色的旗,给我们指引航路。


  营地的主人是戴瑞-马提内兹(Dario Martinez),爱迪若德(Iditrot)雪橇大赛的传奇人物之一。对大部分雪橇赛手而言,能参加一次爱迪若德就已值得终生骄傲,戴瑞参加过9次。加上平时训练的距离,戴瑞已经驾驶着他的雪橇绕地球好几圈了。
 

阿拉斯加人热爱狗拉雪橇越野赛


  阿拉斯加人热爱狗拉雪橇越野赛已经到了走火入魔的程度。一个阿拉斯加人可能完全不关心NBA的赛事,但如果和他说起爱迪若德雪橇大赛,他绝对会滔滔不绝如数家珍。爱迪若德的赛程为1868公里,比赛过程中,赛手不许接受任何外来帮助。三月是阿拉斯加最寒冷的时候,在这时穿越阿拉斯加荒原,对参赛的选手和雪橇狗都是意志和体力的极度考验。


  云里雾中,直觉告诉我直升机正在减速下降。透过前窗,云雾里渐渐浮现出灰蒙蒙的影子。营地就是一大一小两顶帐篷,旁边的冰雪里纵横钉着许多柱子,好像练武用的梅花桩。每根柱子上都用铁链拴着条哈士奇,随着我们的降落,几十条狗兴奋得狂蹦乱跳。直升机在帐篷旁停稳,旋翼呼啸了几声停下。推开舱门,顿时被扑面而来的犬吠声浪淹没。


  裹在羽绒服中的戴尔向我伸出了有力的手。他个子不高,戴着深色的墨镜,高海拔的地方紫外线本就强烈,更有雪地的反射,戴尔的皮肤晒得粗糙黝黑,平添几分男子汉的豪迈。


  我们走进营地,戴尔一路拍着每条狗的脑袋和它们打着招呼。哈士奇从来不该是城市小资们的宠物,它们只在零下的严寒和激烈的对抗和竞争里才找到属于自己的快乐。为了让哈士奇保持最佳的状态,也省得它们在夏天的湿热里太过难受,每年山下冰雪消融的时候,戴尔就带着他的哈士奇狗们搬家到冰川顶上生活和训练。营地极简陋,只有太阳能充电的电池,用水则需要生火融化冰雪,直升机送来人和狗的全部生活物资,也送来对戴尔和哈士奇们奇特生活方式充满好奇的游客。


  云越来越低,越来越重,一场雪暴即将降临。戴尔将雪橇的铁锚卡进冰地,在狗群中来回奔跑着,选出准备出征的狗。每一条狗都兴奋得拼命挣着铁索,想得到主人的恩宠出去跑上一圈。优秀的雪橇狗性格是永不服输,肩上的分量越重,越有阻力,它们越会使尽全力往前冲。


  戴尔把选出的哈士奇带到雪橇前的牵引索上配对系好。见识过冰川的复杂地形,再加上扑面的风雪,我完全没有在这里驾驶雪橇的勇气。山下穿好的厚绒外套此刻已经无法抵御冰川上的寒冷,再裹上件戴尔从帐篷里拿来的羽绒衫,然后老老实实地把自己塞进雪橇里,变成件行李。戴尔松开铁锚,一声号令,七对哈士奇四蹄翻飞,拉着我们冲进冰原。


  穿过上下起伏的冰原,戴尔不时跳下滑板跟在后面奔跑,上坡时还会出手帮着推动雪橇。在冰原边缘,坚冰折而向下,滑入山谷,变成冰川。我们在冰崖边停下雪橇休息。透过云雾,能看见山谷对面的万年积冰在重压下沿着山势弯曲折叠,白雪蓝冰,壮观得让人有些头晕目眩。


  在快回到营地的时候,我请戴尔再次停下雪橇,想拍一张他独自驾驶雪橇的照片。他说:“这里离营地很近,狗群知道快到家了,如果再开始跑动,我就无法停止它们,那你得准备好徒步走回营地”。我抓起相机跳下雪橇,踏着齐膝盖深的积雪努力往路侧走去。10米、20米,戴尔开始大叫:“赶紧拍,我快失控了”! 急转身,脚下失去平衡侧倒在雪地里。雪橇开始移动,没有时间爬起来,侧着身子开始按快门,瞬间,戴尔和他的哈士奇们消失在雪地尽头。


  冰天雪地里独自一人,却不觉得有什么害怕,脚下有雪橇刚压出的辙印,沿着走,就能走回营地。于我,这只是几个小时的体验;对戴尔,似乎这已经不再是为了比赛和荣誉,哈士奇是他生命的延展,而战胜孤独,穿越冰天雪地,也不再是一种运动形式,于他,这,就是生活。

【重要声明】:新安热线刊载此文仅为提供更多信息方便网民阅读目的,并不代表新安热线同意文章的说法或描述,也不构成任何建议,对本文有任何异议,请联系我们。

相关资讯
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