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 页
安徽
合肥
奇闻
社会
科技
军事
体育
娱乐
国际
国内
图片

世外桃源不丹 与神共舞

2013-05-06 13:05:49 来源:青年商旅报 作者:佚名 0条评论

[导读]:来到不丹帕罗(Paro)的第二天,我迫不及待地要上被誉为世界十大超级寺庙之一的虎穴寺(Taksthang Goemba)。它也是不丹的国寺,犹如悬空寺一般建在陡崖峭壁之上,奇妙设计与地心引力的自然力量抗衡,经年屹立。

  虎穴寺全景。


  新安热线摘  与佛同在


  来到不丹帕罗(Paro)的第二天,我迫不及待地要上被誉为世界十大超级寺庙之一的虎穴寺(Taksthang Goemba)。它也是不丹的国寺,犹如悬空寺一般建在陡崖峭壁之上,奇妙设计与地心引力的自然力量抗衡,经年屹立。


  我在山腰中部的一个休息站下马,看着耸立于上千米高悬崖之上的寺庙,仿佛与生俱来生长于峭壁,与雄奇的山峰浑然一体。人们为何要选择这样一处险境来建筑庙宇呢?扎西的回答是:这一切都与一位伟大的宗教人物紧密相联——莲花生大师(Guru Rinpoche)。


  公元8世纪,这位生于湖中莲花,曾长期在西藏传教的佛陀来到不丹。这次伟大的游历,如步生莲花一般,他不仅将佛教的种子真正遍撒不丹大地,还开枝散叶,神迹遍布山河,在不丹历史、宗教和传说中留下了无数的记载和演绎,虎穴寺便是见证之一。传说莲花生大师曾骑着一匹飞虎从西藏来到此地降妖服魔,飞到Taksang悬崖边,镇服了在不丹占据山头的山神鬼怪,后又在此处山洞中冥想修行3个月,为了表达心中的虔诚与崇敬,信徒们便不畏艰辛,在绝壁上修筑了虎穴寺。


  这是不丹人心中最神圣的佛院,许多大师常云游于此,不丹历史上的多位高僧大德,都曾在这座寺庙静修。然而,虎穴寺命运多舛,1998年一场大火让寺庙损坏严重,重建后严禁游客进入,直到近些年开展旅游业,才开放部分殿堂允许参观。


  与神共舞

\

  一位正在祈祷的老人。


  没有高难度动作,唢呐、铙钹和竹笛单调舒缓的韵律传达着仁爱的无尚力量。舞者一丝不苟,衣着鲜艳,面具神异,每支舞蹈都蕴含丰富的宗教内涵。据说这是一种冥想修行,一种将自己信奉的神佛再现世间的做法,看到不丹“神舞”的人们,会得到祈福。


  作为世界上唯一以藏传佛教为国教的国家,宗教给不丹的文化历史打下了深深的烙印,几百年来,维护着小国独立地位的重要精神支柱就是宗教信仰,一个有信仰的民族在一个开明政权的领导下,坚持着独一无二的“幸福准则”。节日则是宗教重要的表现形式,每年三四月间举行的帕罗戒楚节(Paro Tshechus)是当地最重要的宗教节日,为颂扬莲花生大师而设,持续四五天,被认为是一种对佛菩萨护法供养的方式,人们的善业在未来能够得到祝福与加持。


  整个帕罗节由三部分组成:节前准备、帕罗宗内庆典活动和三天歌舞庆祝。不丹噶举派的主要舞蹈形式叫咒语跳神,或面具跳神,即面具舞和鼓舞。表演者主要是僧侣喇嘛,也有经过训练的信徒,他们头戴各式面具并穿着精致的丝绸、缎面服饰,手持法器。舞者在现场中央,一边吟唱着美妙旋律的传统歌曲,一边与滑稽小丑不时互动,娱乐观众的同时又传递佛教理念,讲述圣人降伏恶魔的胜利成就。


  除了帕罗节,我在不丹中部布姆塘还赶上了三年一次的滕达戒楚节(The Tenda Tshechu)。布姆塘是不丹第二大佛教派系宁玛派的中心,人们聚集在宁玛派主寺Kharchu Dratshang广场前,举行为期五天的盛大活动和表演。滕达戒楚节的最后一天,我一大早来到寺院。小雨中,喇嘛们开始做最隆重的仪式准备。他们挂好大鼓,拿出钹,摆放好经书和各种法器,点燃柏香,在滚滚烟雾中摇响“法铃”,开始敲鼓击钹诵经念佛。在缕缕桑烟和低沉的法号声中,一幅巨大的唐卡在寺庙正面冉冉升起,这是不丹重大宗教节日上的压轴戏。在西藏也有类似的环节,称作“晒大佛”或者“展唐卡”,不丹语是“Throngdel”,意思是“一视解脱”。人们排着长长的队伍,就为了通过触摸唐卡下方背面的头像而得到祝福。这时宁玛派的大活佛也终于摘下神秘的面具,坦然面对众人的顶礼膜拜。那是一张端庄祥和的面孔,年纪并不大。我的目光越过他身后的雷龙旗帜,远处的雪山雾气缭绕,耳边长号低吟,就这样走进雷龙子民的精神世界,看他们如何像活化石一样保存了藏传佛教的精髓……

【重要声明】:新安热线刊载此文仅为提供更多信息方便网民阅读目的,并不代表新安热线同意文章的说法或描述,也不构成任何建议,对本文有任何异议,请联系我们。

相关资讯

返回顶部